大连圣亚上演"全武行" 股东会开完救护车进场

抚州新闻门户网 刘 欣2020-09-16 11:10:00
浏览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即便是个不明就里的路人,也很难不被9月7日傍晚大连圣亚(600593,SH;昨日收盘价41.62元)门口的“盛况”吸引——先是有人大喊“抢劫”和“锁喉”,随后特警与120急救车先后到达。一位穿着大连二院病号服的大爷站在人群中围观,没过多久,他就多了两个“病友”,其中之一便是磐京基金的法定代表人、大连圣亚现任副董事长毛崴。

  冲突在毛崴被救护车担架抬出大连圣亚大门的那一刻达到顶峰,频频亮起闪光灯的相机和手机纷纷记录下这一关键画面。彼时,一身黑衣的毛崴对着数十位围观人士微微欠起上半身,控诉自己“被打”。

  但被指带头造成暴力事件的大连圣亚职工监事于明金否认了“暴力冲突”的说法,他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坚称,其与安保人员是按照临时股东大会安保预案试图清场,但却遭到毛崴的激烈反抗:“肯定没有打,我可以负责任地讲,咱也没有拖他、拽他,你不走只好抬你(走)。”

  不论冲突的真相如何,呈现在公众面前的已经是一个分裂的大连圣亚:磐京基金及新任董事长杨子平掌握了公司控制权,但经营权仍在大连圣亚原管理层手中。僵局仍未松动,大连圣亚又面临停摆风险——9月13日晚间,大连圣亚公告,公司五位副总经理辞职,随后董事长杨子平称相关人员试图以集体辞职的方式威胁董事会。

  在这场文争武斗的资本局中,受损的无疑是大连圣亚自身以及在控制权争斗中声音微弱的中小投资者。乱哄哄的戏台上,你方唱罢他登场,疫情中受重创的大连圣亚接下来还能否恢复元气?

  摩擦:“纸面斗争”走向肢体冲突

  9月7日这场筹备了一个月的临时股东大会,从登记入场就弥漫着紧张的气氛。

  大连圣亚会议组织方如临大敌,四五个保安从中午就已在大门口处列阵,从大门口通向会议室的路上,一路有安保人员执勤。9月8日上午,大连圣亚现任职工监事、安全委员会主任于明金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大连圣亚准备了多个股东大会安保方案,就是不希望出现7日晚间发生的冲突。

  记者发现,9月7日当天,警车在股东登记进场时已经停在大连圣亚大门对面,冲突爆发后,一些未穿警服的便衣亮证调解,快速平息了当时的混乱局面。此前的8月31日,大连圣亚官方微信平台曾发声称杨子平试图硬闯大门,杨子平方面则表示是希望进行临时股东大会筹备工作。彼时也是警察出面才控制住局势。

  9月7日的临时股东大会比原定时间晚了一小时召开。杨子平的桌牌放在长方形会议桌的一端,他的左手边是独立董事梁爽的桌牌,右手边是大连国资股东派驻董事吴健的桌牌,吴健的右手侧是毛崴的位置。

  14时27分左右,吴健与时任监事王利侠一同进场。入场5分钟后,吴健招呼王利侠一同讨论事情,二人对着桌上的股东大会材料圈圈画画了大约7分钟方再次各自落座。在当天的股东大会中,二人均被罢免。

  毛崴在14时39分入场。他全身着黑衣,戴着黑色帽子和口罩。入场后,他先和吴健打了招呼,二人的关系看起来比此前公告中呈现的要和缓一些。杨子平在毛崴落座后不久入场,身着墨蓝色的T恤。而肖峰、梁爽以及多位职工监事,自始至终未在股东大会露面。

  股东大会开场前,出现两次发难。参会人员到齐后,杨子平一方聘请的江西添翼律师事务所律师二人走到大连圣亚原管理层此前聘请的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席位上,试图将两个写有“律师席”的桌牌从已经落座的律师面前拿走,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迅速按住,双方争吵起来。江西添翼律师事务所律师要求北京律所律师出示授权书,北京律所律师也作出同样要求,最后以江西添翼律师事务所在董事长杨子平身边添加两张椅子并落座告终。

  第二次发难针对媒体。当天媒体席位上共有四家信披媒体,毛崴及杨子平方面质疑媒体旁听的合理性,媒体方面则称是大连圣亚证券部方面邀请,毛崴要求杨子平拍下媒体证件,在了解到四家媒体均为指定信披媒体后,毛崴又转称欢迎参会。在会后的报道中记者了解到,杨子平一方邀请参会的媒体《浙商》杂志因不是信披媒体被大连圣亚方面拒绝入场。

  股东大会全程漫长而沉闷,仅有一位股东代表在会议当中向董事长杨子平发问,表达了其对多名董事、职工监事未出席会议的不满:“于明金就在下面,为什么不参会?是不是不欢迎我们投资?”杨子平对此不置可否。不过,记者注意到,这位股东代表与杨子平和毛崴关系紧密。

  被广泛报道的冲突发生在股东大会后的董事会中。7日的股东大会结束于约傍晚五点半,杨子平随即宣布召开董事会议,非董事会成员陆续退场。

  毛崴最终是被抬出大连圣亚会议室的。据于明金介绍,由于当天其只接到召开股东大会一项会议的通知,且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其带领三人进入会场。“我就跟(他说)‘杨先生,会议已经结束了,公司已经下班了’,说了两次。”于明金称,杨子平本已打算离开,但看毛崴坚持不走,杨子平也转变了主意,只好选择驱离。

  此时,于明金带领的安保人员共有9人,杨子平被“架起”,毛崴被“抬起”,被驱离会场。据《浙商》报道,经医生诊断,毛崴有颅脑外伤、软组织挫伤、脑震荡等。于明金则坚称没有动手打人。一位大连圣亚职工还表示,在毛崴被放到地面的过程中,于明金还用皮鞋为毛崴“垫头”。

  需要说明的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出查看冲突时的监控视频,于明金表示需要获得证券部的同意。截至发稿时,大连警方也未公开9月7日当晚冲突调查结果。

  对抗:经理人杠上“进门的野蛮人”

  从友善的投资人到夺权的“野蛮人”,现下磐京基金不受大连圣亚欢迎也是有迹可循。

  2017年6月12日,磐京基金首次出现在大连圣亚的公告中。彼时,大连圣亚公告称拟发起设立大连圣亚磐京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募资30亿元,投向“与公司主营业务相关的大连本地以及全国区域的优质旅游资源开发项目和现代文化旅游服务业项目”。但2019年8月,磐京基金方面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中写道,因为大连圣亚磐京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没有实际开展业务,磐京基金方面于2018年8月退伙。

  如今,原大连圣亚总经理、现任董事肖峰与毛崴势不两立,不过二人也是旧相识。2017年7月,在公司与磐京基金发起基金合作初期,公司部分董监高及其关联方曾集体购买过磐京基金的基金理财产品,金额合计约400万元,其中董事高管肖峰及配偶就买了280万元。

  2017年~2018年,磐京基金还曾就大连圣亚及其所投的营口鲅鱼圈海洋馆、哈尔滨极地馆二期、大白鲸千岛湖水岸城、镇江魔幻世界等几个项目情况做过尽职调查。